优德中文版官方网站

校园里不常见梨花,漫天花雨归土尘

九月 12th, 2019  |  优德政治头条

今日清明,值班之地,闲暇之余,乃作诗词三首,是以记之当时之心绪。

  清明将近,四月的暖风一吹,梨花开得更紧了。

杂诗•清明上坟/徐宏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烂漫樱花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樱花开得很旺很美,好友盛情邀请,既是打电话又发是短信;自己也早有去湘潭看樱花的激动。当我去湘潭看了樱花之后,既有几分遗憾又极尽游玩之乐。
樱花选在暖春四开放,可以说是很有创意的。那些喜欢外出走动的人被严冬禁锢出了一身坏脾气,在乍暖还寒时,虽然有过扬眉吐气的外出*,但胸中原有的闷气要等到暖春四月才能吐纳彻底。樱花开的占尽天时,开的享有人心。所以一年一度的樱花争雄盛宴,都会吸引众多的人前来极视觉之娱和尽骋怀的意。湖南科大的樱花园不大,樱园近旁有一水清池和一波碧湖,碧湖中央有亭台楼阁,都挤满了观看樱花的游人。当时恰好飘着青丝细雨,吻在朵朵滟滟的樱花上,樱树丛中又有好几对热恋中的美美帅哥紧紧的抱在一起,也有的一家老小正忙着拍照,希望留住笑得像樱花般灿烂的幸福生活;也有的和我一样,为留住生活中那份淡如水的友情而合影,为聆听心灵互相之间碰撞出的那曲伯牙琴而合影。此时的樱花就像是一位才华卓绝的大导演,”情深深雨蒙蒙,多少楼台烟雨中”般的意境不用刻意地去策划现场,不用反复去调准焦聚,不用多次去捕捉境头。这一唯美唯真的清明樱花图就这样直白、朴实、清楚的呈现在我和每一位游客眼中。在都市繁华盛极的背后,在红砖头白瓷砖楼林立的里面,这幅古韵十足的小小生活图景突出了以商业经济为上的重重包围圈,收容了无数红尘中疲惫的心灵,使他们暂得精神的栖息天地,使他们有充足的勇力和信心担当起肩上的重量,为了来年的此时,下年的此刻,一家老小再度站在樱花旁照上一两张合影。
当我不得不离开樱花园时,我的心底顿生出一种奇怪的念想:怪自己没能早些年亲历像今天这样的樱花盛宴,又庆幸自己终于目睹了一次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和谐大美,这种快乐恐怕穷尽了曲觞流水之乐的王羲芝也比不上啊!

图片 4

 
校园里不常见梨花,常见的是白玉兰和樱花,以樱花居多。春天一到,赏樱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穿着碎花长裙的少女,站在樱花树下,摆出袅娜的姿态,等待着快门按下的一瞬间,留住花一般的容颜。有时我也悄悄移步到樱花树下,等一阵微风袭来,沐浴在一阵香软细腻的樱花雨里,被花瓣迷了双眼,近处的人群、远处的山峦,都看不清明了。

杂诗•清明上坟 徐 宏

杂诗

 
樱花是极美的花,是懂得讨人喜欢的花。可即便这个春天有樱花聊以慰藉,我仍执念于梨花的清雅,颇有几分“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的意味。

子嗣荒冢且报恩, 寒食寒心介子哀。 茫茫路人皆断魂, 垂垂跪拜香火盛。

图片 5

图片 6

清明时节花纷纷,陌上行人暗销魂。

 
一日清晨前往三元湖晨读,湖畔人很多,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分辨不出自己的音色。我便四处寻觅一个幽静的地方。躲过一阵樱花雨,踏过斑驳的青石板路,来到了一片略显荒凉的灌木树丛。四下无人,只有飒飒的风声与灌木低沉的呼吸声缠绵,确是一个适合晨读的好地方。“我曾踏月而来,只因你在山中。山风拂发、拂颈、拂裸露的肩膀,而月光衣我以华裳
。”两只布谷鸟飞来,在我的头顶盘旋,我的眼睛似长在了鸟儿灵动的翅膀上,随着它飞远。“月光衣我以华裳,林间……”忽然,一抹雪白钻进了我的瞳孔,随着扑棱扑棱的双翼,伴着布谷鸟清脆而哀婉的歌唱。走近了一瞧,那是一树孤傲的梨花啊!树干是她的骨,花瓣是她秀发,亭亭如少女,袅袅似仙人。走近了细瞧,每一簇花瓣都是一张粉嫩的脸庞,是一首缠绵的诗,是一场未完的梦。

借问赏花何处去?淮源樱花醉客君。

 
这时忽一阵凉风袭来,如雪般轻盈通透的花瓣顷刻间已飘飞满地,留下一地余香、一地枯败。这才想起清明时节将近,这一树梨花也将在盛放过后的逐渐凋零了。古往今来,文人的笔下也不乏梨花的身影,是“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怦然心动,亦或是“梨花一枝春带雨”的百媚娇柔。但我认为写梨花写得最妙的一句,当属苏东坡的“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的确,
“梨花落后清明”,花开只有短短一季,刹那间的芳华过后,唯一地余红。这开在灌木丛里兀自美丽的梨花,终将在清明时节悄然离去了。人又何尝不经历着同样的悲哀,正如张岱在《陶庵梦忆》里写到:“因想余生平,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人这一生不论活得如何绚烂,努力盛放之后,必然要走向无尽的衰败,奔向浩瀚的死亡。这一路的繁华,都不过是一场美丽的梦,总成空。想到这里,我不禁伤怀,生出几丝渐乎无奈的悲哀。

相关文章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