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中文版官方网站

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胜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

九月 1st, 2019  |  优德手机版

雍涛

今年6月13日,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党和国家久经考验的卓越领导人陈云百年诞辰。陈云以自己的毕生精力和卓越才智,为我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他在长期领导我国财经工作中所表现出远见卓识和杰出的领导才能,充分显示了他的深湛的哲学素养。葛兰西曾说过:“政治家往往也从事哲学的著作,但是他的‘真正的’哲学恰好应该在他的政治论文中去找。”陈云有没有哲学?他是不是哲学家?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哲学,什么是哲学家等问题。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从哲学发展史来看,哲学可以分为两种类型:理论哲学(基础哲学)和应用哲学。与这两种哲学相联系,存在着两类哲学家:一类是专业哲学家;一类是革命家、政治家兼哲学家。毛泽东、邓小平,陈云等可以归入后一类。毛泽东有专门的哲学著作,陈云虽然没有专门的纯哲学著作,但他有深睿的哲学头脑和哲学思维,他是在实践中运用哲学、运用辩证法的大师,可以称之为应用哲学家。陈云认为,他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体会最深的就是实事求是。怎样才能做到实事求是?他提出十五字诀: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可以说,这是陈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的精辟概括,是他一生实践经验的总结和集中体现。本书试从哲学和经济学相结合上对陈云思想作交叉研究。陈云经济哲学思想是渗透在他的经济理论中的一系列哲学观点和方法,它与陈云哲学思想、陈云经济理论是密切相联系的交叉关系。当前,无论从经济学理论本身,还是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层面上说,哲学的理性关照是十分必要的。尤其是,由于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需要对其进行必要的哲学思考和道德规范,这也就突出了经济哲学研究的重要性。然而,关于陈云的经济哲学思想研究,国内外尚无专著,论文也极少。近年来,作者曾发表了一些关于研究陈云哲学思想及经济辩证法方面的论文。在陈云诞辰100周年之际,作者撰写了这部《陈云经济哲学思想研究》,学习、研究、发掘陈云的经济哲学思想,以纪念陈云百周年华诞。陈云善于从哲学上思考、总经经济问题,在他的著作和实践中蕴藏着丰富而深刻的哲学思想。他坚持经济学与哲学的相互辩证关系,运用科学的哲学方法,首倡“三个主体、三个补充”的经济体制理论,主张按比例发展经济,认为综合平衡是制约建设规模超过国力的好方法;他运用唯物辩证法总结我国经济工作的经验,科学地阐述了经济建设中一系列辩证关系,如:政治与经济、计划与市场、速度与效益、全局与局部、集权与分权,等等。陈云虽然没有论述辩证法的专著,但他整个经济工作实践和全部经济理论,都充满着生动的、活生生的辩证法。陈云处理经济问题和领导经济工作的灵活机动的辩证方法和领导艺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因此,学习、探索和掌握陈云的经济哲学思想,对于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总结我国建国以来经济建设的经验教训,搞好经济建设与改革开放,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本书在充分反映陈云经济哲学思想的同时,也注重对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等经济哲学思想的综合、比较研究。他们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和实际问题的探索,都是留给我们宝贵财富,应从哲学上进行论证。列宁说:马克思主义,“它绝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发展大道而产生的一种故步自封、僵化不变的学说。恰恰相反,马克思的全部天才正是在于他回答了人类先进思想已经提出的种种问题。他的学说的产生正是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极伟大的代表人物的学说的直接继续”。这就是说,任何真正的理论,它的产生和发展,其内容和形式的变化更新,除了一定时代所规定以外,还有其思想理论来源和实践的需要,有赖于对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扬弃。同样地,陈云经济哲学理论也是一个发展的开放系统,它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在书稿的写作过程中,参考了专家、学者的有关论著(参考文献已列出),利用了其中的一些资料和成果,谨此表示谢意。作者深知自己水平有限,知识不足,虽然作出了努力,但书中仍不可避免地会存在一些问题和缺点,恳请专家、读者提出批评。本文为《陈云经济哲学思想研究》(金邦秋著)的“前言”,该书由中央文献出版社于2005年5月出版。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马克思曾经说过:“哲学把无产阶级当做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地,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做自己的精神武器。”作为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从诞生那天起,就选择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并领导中国人民披荆斩棘,克服万难,取得了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

The Theoretical Logic of Xi Jinping’s Thought on Economy

 

中国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哲学;运用者;创造者

作者简介:王立胜,男,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党委书记,法学博士,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智库常务理事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论坛主席,理事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现代经济史研究中心理事长,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毛泽东哲学思想研究会副会长,研究方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新疆问题,毛泽东研究。北京
100836

  邓小平哲学,从哲学形态上说,主要不是以“纯哲学”形态出现的理论哲学,而是以方法论为特征的“应用哲学”,具有哲理性、中介性、应用性,它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纲领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提供哲学基础和方法论指导。邓小平哲学,从哲学主题来讲,是关于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如何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发展哲学”。它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回答了中国为什么要发展和怎样发展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初步地系统地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论、发展目标论、发展动力论、发展模式论、发展战略论,极大地推动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也为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奠定了基础。邓小平哲学,从历史地位来说,它是“毛泽东哲学思想”体系发展的一个新阶段。但它的基本概念、范畴、理论框架仍然属于“毛泽东哲学思想”体系的范围。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马克思曾经说过:“哲学把无产阶级当做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地,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做自己的精神武器。”作为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从诞生那天起,就选择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并领导中国人民披荆斩棘,克服万难,取得了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而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体系的基石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胜利,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胜利。

内容提要:习近平经济思想不仅有丰富的思想内容和理论内涵,而且是一个严谨、缜密的逻辑体系。其方法论逻辑是马克思的社会有机体理论,逻辑追求指向一个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经济学学科体系,逻辑依据是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逻辑核心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同时,以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发展的共生共建共享性为逻辑特征,以创新意识和问题意识为发展逻辑。

 

科学地对待马克思主义,并在具体生动的实践中发展马克思主义,这是中国共产党最鲜明的特点之一。在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进程中,中国共产党不仅科学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分析社会矛盾、解决现实问题、开辟前进道路,而且创造性地提出了自己的哲学理念,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作出了独特的贡献。比如,强调客观实践基础地位的唯物主义理念;善于处理辩证矛盾的实践辩证法理念;人民群众自己创造自己历史的历史观理念;等等。需要说明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哲学理念不是从书本上搬来的,而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在实践中学习、探索、选择、总结形成的。

With its abundant intellectual ideas and theoretical connotation,Xi
Jinping’s thinking on economy forms a rigorous logical
system.Specifically,the methodological logic is rooted in Marx’s theory
of social organism; the logical pursuit is directed at a disciplinary
system of Economics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style and manner; the
logical foundation is the fundamental realities of our country; the core
of the logic is the development of people.It is featured by the
symbiotic,cooperative and sharing development of China and the world’s
economy.The developmental logic lies in the awareness of innovation and
the problem consciousness.

   邓小平哲学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它的哲学基础,是贯穿邓小平理论各个方面的灵魂。深入研究邓小平哲学的性质、特点及其历史地位,对于加深对邓小平理论的理解,用邓小平理论武装全党,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者们,虽然不是专业的哲学家,但是都在实践中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有深的探索和新的创造。毛泽东的《实践论》和《矛盾论》,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经典之作。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指出:“马克思主义看重理论,正是,也仅仅是,因为它能够指导行动。如果有了正确的理论,只是把它空谈一阵,束之高阁,并不实行,那么,这种理论再好也是没有意义的。”这是崇倡实践的精辟之论。毛泽东把矛盾普遍性和矛盾特殊性的辩证关系规定为矛盾学说的“精髓”,把实践中的主体、客体关系当做辩证法的主题,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矛盾学说的丰富和发展。

关键词:习近平/经济思想/理论逻辑/社会有机体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Xi
Jinping/thinking on economy/theoretical logic/theory of social
organism/socialist political economy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邓小平没有写过专门的哲学著作,但他通过一系列讲话、谈话和报告,构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这一理论所坚持的是“实事求是”哲学。邓小平在哲学上的最大贡献,是使哲学真正成为认识社会主义、认识资本主义、认识我国国情的科学指南,成为冲破落后传统观念和主观偏见思想束缚从而敢闯、敢试、敢探索、敢开拓创新的思想武器。人民群众把邓小平坚持马克思主义实践标准和生产力标准的思想,形象地比喻为“摸着石头过河”的“摸论”和“不管白猫黑猫”的“猫论”。而无论“摸论”还是“猫论”,都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标题注释:本文为作者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探索”的阶段性成果。

  (一)邓小平哲学是以方法论形态为特征的“应用哲学”

江泽民同志提出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包含着深刻的辩证法思想。比如,关于先进政党与先进生产力关系的辩证法,关于生产力发展与社会全面发展关系的辩证法,关于先进政党与先进文化关系的辩证法,关于物质文明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关系的辩证法,关于党和群众关系的辩证法,等等。江泽民同志还特别强调与时俱进、不断创新,这是对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时空观、条件论最直观、通俗、生动的抽象和概括,反映了中国共产党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科学态度、务实作风和进取精神。

原发信息:《北京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72期

 

发展观是关于发展的本质及其规律的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发展观是哲学,是社会发展的哲学,也是建设的哲学。胡锦涛同志提出的科学发展观,以它特有的理论内容表明了一种社会主义建设哲学,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哲学。科学发展观是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理论第一次集中的、简明的、内容相对完整的阐述。科学发展观的“以人为本”,奠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哲学的人学基础。科学发展观的实质是要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体现了发展的质与量的统一。科学发展观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发展的辩证法。

习近平经济思想理论体系是党的十八大以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探索中国经济发展道路的思想结晶和理论创新,这个理论体系不仅具有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作为其哲学基础[1],而且具有非常丰富的思想内容作为其科学内涵[2]。更值得重视的是这个思想理论体系,不仅有其内在的科学性和哲学的合理性,更具有严密的逻辑性,体现了哲学奠基的坚固性和知识构成的科学性,进而形成了学术规范的一致性、理论范畴的统一性、自然逻辑的严密性。本文的任务就是揭示这个思想理论体系的理论逻辑。

  人们在学习和研究邓小平理论时常常会问:邓小平有没有哲学?算不算哲学家?邓小平哲学是怎样的哲学?我想,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什么是哲学和哲学家的问题。

历史表明,中国共产党不仅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忠实运用者,而且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积极创造者。正是因为具有自己的哲学理念,中国共产党才能在革命、建设和改革中,提出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提出群众路线的政治路线,形成独立自主的主体精神,从而始终站在时代前列,引领中国发展进步。在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进程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发挥了不可替代的思想指导作用和理论支撑作用。可以说,中国共产党的90年,是波澜壮阔的90年,是辉煌壮丽的90年,也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展示其思想力和生命力的90年。

马克思主义社会有机体理论是习近平经济思想理论体系的方法论逻辑

 

马克思主义哲学不应该是哲学家们的盛宴,更不应该是专家学者个人的私语和独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与功能,它所肩负的历史使命,要求马克思主义哲学必须立足现实、面对时代。当今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当代中国正在发生深刻变革,这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时代。必须清醒地看到,我们所肩负任务的艰巨性和繁重性世所罕见,我们所面临矛盾和问题的复杂性世所罕见,我们所面对的困难和风险也世所罕见。要妥善解决这些矛盾和问题,战胜这些困难和风险,迫切需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有力指导,迫切需要哲学家们有所作为,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使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指导实践、推动工作、解决问题的强大思想武器放射出更加灿烂的真理光芒。

人们公认的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方法论是唯物辩证法,习近平经济思想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本原则和方法论在中国当代的具体运用,体现在这个理论体系中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本质上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但是具体而言,如何理解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以及习近平在思考中国经济问题时如何运用的唯物辩证法,是我们首先要回答的问题。

  哲学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学问。从一定意义上说,任何哲学都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体。因为一般说来,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会有什么样的方法论,世界观指导并最终决定着人们对方法的选择和方法论的研究。反过来说,方法论又支持和影响一定的世界观。我们说世界观和方法论是统一的,但并不排除它们之间的差别和不一致的一面。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区别表现在:从对象上看,世界观研究的对象是外部客体的规律,方法论研究的对象是方法,它不仅要研究客体的规律,而且要研究客体对主体的价值关系,研究主体实现自己的目的应采取怎样的方法;从表现形式上看,世界观回答外部客体“是什么”和“不是什么”的问题,方法论则告诉人们“怎么做”和“不怎么做”的方法;从评价标准上看,世界观评判的标准是真假对错,方法论评判的标准则是适用或不适用。

(作者系国防大学副校长)

在研究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构建中国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过程中,自始至终人们都坚持认为要运用《资本论》的方法、借鉴《资本论》的智慧。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但是,关于《资本论》的辩证法是什么以及如何运用《资本论》的方法,学者的理解未必一致。这里不再详述学者们的具体观点,而是专注于部分专家的研究——在笔者看来,他们提出了理解习近平的经济思想理论至关重要的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理论——社会有机体理论。

 

在20多年前的一部研究《资本论》哲学问题的著作[3]中,作者就明确提出了《资本论》所体现的历史观其思想主线是马克思的社会有机体学说,认为:“历史唯物主义研究的真正对象是社会有机体,它不仅研究社会有机体的横向结构,而且研究社会有机体形成、发展、变化的纵向历史演进;不仅研究社会有机体的外在形式,而且研究社会有机体的内容本身;不仅研究社会有机体质的变化规律,而且研究社会有机体量的变化规律;不仅研究社会有机体的宏观整体,而且研究社会有机体的微观要素和细胞,要整体地概括、理解和把握这一切,就必须把社会看作不断运动的活的机体,这正是马克思历史辩证法的精粹之所在”[3]。可惜的是,对马克思历史辩证法的这一科学理解,一直没有引起学界的高度重视,没有自觉地用马克思社会有机体的方法来理解《资本论》的文本结构和思想结构,更没有自觉地用这一理论方法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生、发展和资本主义的未来命运,也没有自觉地将其用于对社会主义运动和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的研究。在马克思看来,一个社会就像一个生物有机体一样,是一个社会有机体,它不仅在横断面上有着特殊的结构,而且,任何一个社会有机体都有其产生、形成、发展和衰亡的历史。他写作《资本论》所选择的对象——英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在他那个时代已经发育成了一个成熟的社会有机体,作为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完全可以用来作解剖的标本了。正如马克思所言:“现在的社会不是坚实的结晶体,而是一个能够变化并且经常处于变化过程中的有机体。”[4]列宁是真正洞察马克思历史辩证法思想的人,他多次论述过马克思的社会有机体思想:“马克思和恩格斯称之为辩证方法(它与形而上学方法相反)的,不是别的,正是社会学中的科学方法,这个方法把社会看做处在经常发展中的活的机体”[5]。“而辩证方法是要我们把社会看做活动着和发展着的活的机体”[5]。马克思正是有了社会有机体这种观察分析社会问题的历史辩证方法,才通过考察资本主义的产生、发展过程,同时又通过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横断面的研究,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结构,发现了资本主义自身永远不能克服的基本矛盾,从而预测到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命运,也得出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必然产生和实现的结论。《资本论》就是马克思以英国社会为典型用社会有机体的历史辩证法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的一部千古名著,这是马克思理论创造的一次成功,也验证了社会有机体方法这一历史辩证法的正确。

  正因为世界观和方法论有这样的区别,哲学史上才会出现某些世界观和方法论背离的情况;也正因为世界观和方法论各有其相对的独立性,才给人们提供了在一定条件下单独研究世界观或方法论的可能性,人们才据此把哲学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理论哲学(基础哲学或纯哲学),一类是应用哲学(部门哲学或哲学分支学科)。理论哲学着重于世界观即哲学基本概念、范畴、原理的研究。其特点是具有高度的抽象性、思辨性。应用哲学则侧重于方法论的研究,即把哲学基本概念、范畴、原理应用于各门具体科学或实际工作,解决其中带普遍性的问题,并概括出具有普遍意义理论来。其特点是其有哲理性、中介性、应用性。它从哲学基本问题的高度对某一领域中最基本的关系作深入的分析,揭示其最深层次的本质和规律,在哲学与具体科学或实际工作之间设置中间环节,架起由此达彼的桥梁,为具体科学或实际工作指明方向,给人们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指导。这种哲学分类的历史依据,可以追溯到哲学史上康德把哲学区分为“理论哲学”和“实践哲学”的先例[1](第8-9页),其现实依据可以参照自然科学中“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之分。就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范围来说,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马克思、恩格斯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哲学编)、列宁的《哲学笔记》,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等著作可以看做是理论哲学;而马克思的《资本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毛泽东的《中国社会阶级的分析》、《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论十大关系》等则属于应用哲学。纵观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著作,理论哲学只占一小部分,应用哲学占了绝大部分。马克思、恩格斯把哲学原理应用于社会、历史、经济、文化、自然科学和工人运动等各个方面,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对此列宁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用唯物辩证法从根本上来改造全部政治经济学,把唯物辩证法应用于历史、自然科学、哲学以及工人阶级的政策和策略——这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最为注意的事情,这就是他们做了最重要最新颖的贡献的地方,这就是他们在革命思想史上英明地迈进的一步。”[2](第557-558页)列宁的著作几十卷,大部分也是应用性的。毛泽东的著作,从已公开出版的《毛泽东选集》、《毛泽东文集》、《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等来看,属于理论哲学的著作是少量的,绝大部分是应用性的,即应用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点和方法去分析解决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际问题,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化为党的思想路线和工作路线、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这是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所作出的最大贡献。

社会有机体理论方法的核心要义,就是把社会看做一个“发展中的活的机体”,这就为马克思的历史观奠定了整体性、全面性、辩证性和系统性的思想基石。也就是说,社会有机体理论的方法要求我们要用总体的、全面的、辩证的、系统的观点来看问题。

 

  同上述两类哲学形态相联系,存在着两类哲学家:一类是专业哲学家,一类是革命家、政治家兼哲学家。就马克思主义哲学范围来说,前者如俄国的普列汉诺夫、苏联时期的米丁、尤金,中国的李达、艾思奇等,后者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

 

相关文章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